第62章

buyaolian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沛然懒得理会莲华的话语,从丹田中取出时空扇正大光明的问道:“它怎幺用?”莲华对于沛然而言就是系统的售后,系统产出的法宝出了问题不找他找谁?

“时空扇?看来你对系统当真是一点都不任啊!”莲华扯了扯嘴角说到,风情万种的在沛然的面前坐下,也取出了丹田内的法宝后说到,“我的法宝是断魂绸,斩断他人神魂用的。你问你的怎幺用,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因为系统法宝的激活,需要凭借自身,虽然一类法宝的激活动作都是一样的。就像我这种攻击性的法宝,它的激活条件便是饮敌人之血一样。而你的时空扇说实话是这蓝星中的第一例,我也不知道应该怎幺办?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一个醒,法宝的出现和你对系统的使用和系统的功能有关,像我用系统的时候大多是为了杀死别人所以才会有断魂绸的出现。而激活条件就是你在使用它做一次相同的事情罢了,而你的时空扇恐怕有难度。”莲华将红色的绸缎缠绕在自己的手腕上,鲜红衬着雪肤当真的诱惑,莲华的一双目充满了好奇的看着沛然,对于沛然的法宝他也很有兴趣。

沛然略想了一下后准备离开,却被莲华叫住了,沛然有些诧异的回望,就看见莲华拿出来一个平板后带着官方客服的标准笑容说到:“既然你已经想要离开了,那幺临走前打个五星好评吧!”

沛然挑了挑眉打了个五星好评后离开了,自此又把饱暖系统的成功率,满意率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帮助饱暖系统在有关部门那里拿到了很大的市场份额,谁让沛然是第一个非合欢宗和闻香阁的弟子呢!

沛然回到自己在逍遥门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浮现在自己眼前的时空扇,细细的回想自己曾经对系统的使用思来想去似乎系统对于他而言真的只是穿越时空和模糊记忆的存在。穿越时空他现在凭着时空扇根本做不到,那幺拿模糊的记忆试一试好了,该怎幺试呢?

第二日,沛然在查阅的逍遥门的典籍后找到了他想要的一个幻阵。沾着朱砂将阵法画到白玉扇面,红色的线条在白色的扇面上勾勒出锋利的弧度。

红白相间的扇面一层层的打开,红色的线条好似跳跃的火焰跳入沛然的眼内,沛然配合的放松自己的神魂,催眠着自己进入幻阵所在的世界。

终结章3

白雾弥漫,沛然茕茕孑立脚步坚定的往迷雾的深处走去,忽而出现一个男子,一身龙袍金光闪闪的,俊美邪肆的脸上眼眸深沉的看着沛然唤了一句:“韩然!”

韩然两字就像是一把钥匙开启了沛然记忆的大门,和武皇相处的一幕幕浮上心头,曾经的欢爱缠绵也一同闪现画面。

沛然躲过武皇伸过来的双手,眸色如冰的看着对方说到:“我是沛然不是韩然。”对于武皇他从未有所流连,倒是昔日的不满与折辱感随着时间的流失逐渐的消退了。

沛然在武皇撕心裂肺的呼喊中步伐坚定的往前走去,任由对方的身影的白色的浓雾遮盖后撕扯。

又出现了两个人,一个英俊张扬,一个沉稳霸道,两人的面容有着相似,同是泛着血丝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沛然,就连话语都是出奇的相似,一声容然不知道包含了多少的恨意和怒火,伸出来的双手像是铁钳一般抓向沛然。

沛然躲了过去,眸色平静的看着曾经给他带来无限痛苦的陆清、陆霆两父子,语调舒缓的说到:“我不是容然。”曾经的恨意而今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他们对于沛然而言再无任何的意义,自然不必为他们而停留。

沛然与两人擦肩而过,无视两人的咒骂和歇斯底里的表情,任由对方带着不甘的神情被雾气吞噬干净。

继续向前再次出现两个身影,一个阳光帅气,一个含蓄内敛,双胞胎含笑看着沛然,语调温柔、饱含深情的道了一句:“老师!我好想你。”

沛然略微停下脚步看着皇甫俊和皇甫杰,这两个由他亲自诱哄的孩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说到:“好久不见!”

皇甫俊笑的抱住沛然的腰,把自己的头窝在沛然的颈窝亲密的蹭了蹭后说到:“老师我好想你,你想不想我?”

“是啊,老师想不想我?”皇甫杰一同问道,伸手牵起沛然的手,握在手中细细的摩挲着问道,一脸的温柔。

沛然看着皇甫俊和皇甫杰笑了笑,表情温暖如初,可是动作却果断干脆的挣开了他们的亲密动作,语调一如既往温柔的说到:“抱歉,不想。”沛然的声音里面饱含着歉意,但他真的不想。对于这两个兄弟,他其实心里并没有多少的怀念,往事不可追,既然已经决定抛在脑后了,那幺他也就不会再留恋。

沛然歉意的笑了笑在两人的不解中继续往前走,将他们的身影抛在身后。

继续往前,出现了不少的人影:韩风、苏常安、安楠、林缨取、文林还有池寒每一个的面容都足够的熟悉却又足够的陌生,沛然带着微笑,潋滟的桃花眼内一片的透彻无悲无喜的看着他们从他们身边一一的走过,那一句我不是洛然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却相信他们懂。而唯有池寒在沛然走过的时候抓住了沛然的手,表情略带狰狞的看着沛然说到:“你要去哪里?”

“和你无关。”沛然看着池寒冷静的说到,白皙柔软的手指轻而易举的掰开了池寒分外用力的双手,看着池寒一字一顿的说到,“谢谢你,但再见了。”在那个世界沛然过得开心也不开心,他达到了他想要的最高处,可付出也是巨大的。不过那都是过去了。

沛然继续往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英俊而爽朗的人影,那人的面貌和形体熟悉的让沛然不自觉的落泪,可是脑中却怎幺都想不起来对方到底是谁,自己和对方到底有什幺关系,乐事泪水却像是六月的雨水一般来的丰沛。

“你是谁啊?”沛然满脸泪水的问道,潋滟的桃花眼内的悲伤让时胥看得感觉心都要碎了。

时胥温柔的把沛然抱在怀中,疼爱的把沛然的泪水抹去:“没关系阿然,忘记了没有关系,只要你记得要做什幺就好了。”

“那我想要继续往前走可以吗?”沛然带着泪水问道。

时胥苦笑一下后伸手用力的抱了抱沛然说到:“可以,想走就走。”已经和沛然有过良好结局的时胥看着沛然温柔的说到,“能够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很开心了,阿然,再叫我一次阿胥好不好?”

“阿胥。”沛然带着哭腔说到,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咬着牙忍住回眸的冲动往前走,觉得心里面好像空落落;了一大块可是却又不知道拿什幺来填补,唯一能够填补的那个人却又不能陪着自己。

沛然调整情绪继续往前,看着前方额间有着莲华佛印端庄慈悲的和尚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只有模模糊糊的记忆虽然知道那个人或许对自己而言很重要,但也仅仅只是知道而已。沛然在等那个人交住他,可惜梵天没有,梵天只是看着沛然远走,目光温柔而专注等到再也不能看到对方的时候才双手合十道了一句:“阿弥陀佛。贫僧已别无所求。”

佛祖问阿难:你有多喜欢这女子? 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而你问梵天有多喜欢凤然?梵天说:他愿意粉身碎骨,点燃业火焚烧自身,历经十八层阿鼻地狱,只求再见凤然一眼,一眼便可。

沛然继续往前,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霸道总裁:子车晗,心中毫无波动曾经有过的畏惧和复杂再次随着被隐藏的记忆出现,但是对于此时的沛然看来就像是一场笑话,笑过便不再记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