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粗眉毛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王坤坐在床铺上靠着墙壁正在抽事后烟,吞云吐雾间,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内心的空虚和落寞,这几乎是每次约炮完事后都无法逃脱的精神折磨,没有投入感情的做爱,就只能算是纯粹身体上的性欲发泄,发泄完了,激情也随着精液射出了体外,内心便变得空荡荡的,比任何时候都要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可惜,这里没有……

王坤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一根烟抽完了,又点了第二根,看向斜对面床铺上躺着的徐正阳,想跟他聊几句心里话,却发现那家伙正举着自己的苹果6在给自己沾着精液的大肉棒自拍。

一个愣神,王坤被烟呛了一口,连着咳了好几声,好不容易把气给匀顺了,发现徐大少爷还在给自己的鸡巴拍照,王坤嘴角抽搐,额头三根黑线,万分嫌弃地说道:“我说哥们,你能别这么自恋吗?自己的鸡巴都拍得这么起劲,你是准备明天就去变性所以现在抓紧时间给它拍个遗照还是怎样?”

鸡巴长在自己身上,要软就软,要硬就硬,软硬适中也行,想看就看,想摸就摸,用得着拍照留念吗?

徐正阳拍完最后一张照片,开微发送出去,然后才鄙视地看着王坤傻了吧唧的表情说了三个字:“你、不、懂!”

Ok,脑电波不再同一个频率上,无法沟通,王坤翻了个白眼,懒得再搭理他,掐灭了烟头,关灯睡觉。

七天时间其实很短,可是对于陷入单相思的男人来说却异常难熬,徐正阳每天都在数着时间度日,手机几乎不离手,只要手机开机,微信就开着,无论是上课中,还是睡觉前,他都在微信上各种骚扰乔闻,骚扰得不亦乐乎,也没兴趣上网找炮友了,gay吧也不想去了,每天就指望着微信上乔闻能回复他两句,就足够他乐半天了。

当然他也别奢望乔闻能给他多少反应,看看他给人家发的东西就知道了,不是大鸟照,就是肌肉照,换个正常人都不会玩得如此重口,偏偏乔闻最不擅长应付不正常的人,大多数情况下也只能沉默了,要拉黑他嘛,乔闻又有点舍不得,因为他那副腼腆正经的皮相之下隐藏着的是一颗又骚又浪的心,徐正阳的粗长硬屌、结实大胸肌和完的八块腹肌,都让他心痒痒的。

心痒痒之余,乔闻同时觉得心里很乱,他懂得情欲以来一直都是靠自给自足的方式来解决性需求的,最初使用的是自己的五指山,后来发展到自慰杯、跳蛋、假阳具,以前都觉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做法没什么不好,射精的时候也很爽……

可是跟真正的男人做过爱之后,那种让他全身发热、发骚的极致快感,是自慰所带来的快感远远无法比拟的。

享受过真实的硬挺的火热的大肉棒,如何还能满足于冷冰冰的假阳具?

特别是当大肉棒温柔或粗暴地在他的肉穴里面激情摩擦的时候,男人结实的胸肌和腹肌紧紧贴着他的身体,温暖的大手掌柔情又色情地抚摸着他全身的每一处肌肤,温热的鼻息喷在他的耳边,诉说着一句句大胆露骨的情话,无一不彰显跟真人做爱的美好。

有了对比,乔闻觉得自己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自慰了,性欲上来的时候,他渴望的是跟一个真正的男人做爱,激情缠绵。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在同志圈子里要找一份爱情有多难,乔闻再清楚不过,他不敢奢望一个两情相悦的男朋友,那么最恰当的做法是:找一个固定炮友。

可是徐正阳并非乔闻心里面固定炮友的合适人选,徐正阳不过是在迎新典礼上见了他一面,就勾搭他约炮,可见徐正阳这人的性生活有多乱,从安全的角度和个人感情接受程度来考量,乔闻都不喜欢“乱”的男人,再者说,徐正阳也不见得能够安分地当一个“固定”炮友。

徐正阳不知道乔闻已经给他判了死刑,还在乐此不疲地在微信上给乔闻炫耀他的八块腹肌和大肉棒。

这种一方拼命发器官照片,一方沉默以对的场面整整持续了七天,终于熬过了七天,乔闻终于回校了,当天晚上,徐正阳拎着一袋子的不明工具,带着一根攒了整整六天精液的大肉棒,气势汹汹地杀上了乔闻住的教师公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