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狐狸不放羊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这里可是病房,严睿东就这样沈默地抱著他也不撒手,要是一会儿医生进来了,或是秦琰回来了,看到这样的场面,那他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一想到这,齐橙的一颗小心脏,更是紧张焦虑地砰砰直跳。

可严睿东这人自始至终都表现得太过於强势,他的周遭每时每刻,无不散发著浓浓的危险气息。尤其是当他不说话的时候,齐橙更是不敢轻易惹他。再说这里可是公众场所,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得更大,所以齐橙只能忍气吞声地呆在严睿东的怀里,朝著他小声而又小心地说著。

“我知道。”

“那你──唔──”

严睿东眉头一皱,直接用嘴堵住了齐橙的话。而齐橙却是瞪大眼睛,再也不顾这人身上的枪伤,拼命地推拒著。他今天才和温柔俊雅的秦琰接了吻,而且就在刚才那个小道里,两人也是热情如火地互相拥吻著,那般好的感觉,齐橙才不想让严睿东把它给破坏掉。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是秦琰的男朋友,而且齐橙很明确地知道自己喜欢的确实是秦琰,他不能这样自欺欺人地接受这个人的吻。即便这人再霸道,再强硬,再凶狠,他也要誓死反抗!

齐橙这样想著,心里就变得更加慌乱,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这人远远的。於是,齐橙心一慌,右手直接按在了严睿东腰腹的伤口上。

“嘶──”那可是一个较深的新伤口,严睿东被他这麽一个狠按,不由得大大吃痛,而齐橙却是趁机迅速地站了起来,甚至都快逃到了门边上。

站在门边看著严睿东吃痛地皱眉,齐橙心里虽然有些过意不去,但他一想到这人的所作所为,也就没了要抱歉的意思。

他抬起胳膊,用光裸的手臂使劲儿地蹭了蹭自己的嘴唇,想要把沾染在上面的陌生唾液和气息全部抹去。严睿东捂著腰腹上的伤口坐在病床上,黑著脸看著齐橙那极为厌恶的擦拭动作,墨黑而又幽深的眼底,不禁染上了一层深深的寒意。

其实,就连严睿东自己,也都有些搞不明白他这到底是在做什麽。才从印度某一处那连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执行完任务,为了救他队中的一个兄弟,严睿东这才遭敌人暗算,中了一个暗枪。好在子弹是打在了他的腰腹,虽然冲力极大,但并不致命。可刚从那里回来之後,即使身上带著很严重的伤,就连医生都百般叮嘱他不能随便走动,可偏偏这个时候,严睿东却还是很想见到齐橙。

也许是在军训上的第一眼,他就对这个倔强而帅气的男生有了不同的看法。但那时严睿东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人,两人虽在冷战阶段,但严睿东在那时却也从没想过要和那人彻底断了关系。毕竟那个男人,是严睿东拿真心来对待的第一个爱人。

“那个,总教官,今晚确实是谢谢你了,我男朋友还在外面等著我。你,你在这好好休息吧,刚刚你的队友打来电话,是我替你接的,他们一会儿就会过来。还有……哦……今天真的很谢谢你,那个,那个没什麽事的话,我,我就先回去了。”

齐橙顶著严睿东的冷硬怒视,结结巴巴地说完最後一个字。早就用手握住了门把,这话音一落,他连看都不敢再看严睿东一眼,就匆匆忙忙地逃走了。说实话,看著他那可怕的眼神,齐橙还真怕严睿东会在下一刻直接捏住他的脖子,把他给果断哢嚓掉!

作家的话:

狐狸想把这文改成“男男生子”,最近觉得有些不太爱双性了......

不知道亲们是喜欢看“双性生子”还是喜欢看“男男生子”,如果反对的人少,那狐狸就改了啊~~~~

唉,莫名觉得好忧伤,狐狸码字速度慢,撑死了也就才时速一千,但狐狸还是这麽勤劳地码字。亲们的每一条留言都有认认真真地看,又认认真真地回复,每天都在等亲们的留言,想著要和你们好好讨论文文,或是开开心心地YY,可到头来还是没几个人愿意出来鼓励一下狐狸.......

~~~~(>_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