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狐狸不放羊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这人难道真的就是那个国际知名的F1赛车手吗?不是说他为人很低调和客气的吗,怎麽这嚣张的气势那麽让人可憎呢?

秦琰见了肖淮墨,虽说没有明显的厌恶或憎恨,但那张总是带着浅笑的脸上却是瞬间没了任何表情。

作家的话:

大家猜猜到底肖淮墨是攻,还是秦琰是攻?

猜对的银去投票,猜错的娃去面壁,然後在走之前去给狐狸投个票票伐~~~~大力群麽一下~~麽麽麽,用力麽~~~

第三十三章:风情万种地勾引

这个肖淮墨虽说只比秦琰小了一岁,平时在其他人面前也挺是稳重的。可凡事只要挨着了秦琰,这个一贯低调的男人便会异常地偏执起来,甚是还会一直闹个没完没了的。

秦琰可是见过了好几次这人的威胁耍诈、死缠烂打,所以一般只要肖淮墨一说话,他就懒得吭声,更别提会去用正眼看他了。也亏得肖淮墨这人嚣张惯了,心理承受能力也够强,要不然就算是有十个肖淮墨,也会被秦琰的无情给气死不可。

虽说他们之间有较深的血缘关系,而且按常理来讲一般遇上了自己多年未见的亲人,即使感情不太亲密也不会对那人是厌恶的。可对於肖淮墨这种人,秦琰就很难做到了。本来他对肖淮墨就没有多麽深的感情,再加上别看肖淮墨这人年纪轻轻的,又长得这般潇洒邪魅,可偏生是一肚子坏水,那些心机也同样是深得吓人,所以相对来说,秦琰就更加地厌烦他了。

还是小橙子最好,明朗又直爽,可惜,从此以後,那个阳光灿烂的小橙子,再也不会是他秦琰的了……

说起来这个脑子脱线的肖淮墨,秦琰就是一阵阵头疼。也不知他到底是哪点惹上了这个神经病,自从两人头一次见面之後,肖淮墨就一直缠着他不放,还勾起他那邪魅的唇角说以後就要和他生活在一起,做一对恩爱夫妻。

先不提两个男人能不能结婚的问题,更不提秦琰压根就对此人毫无兴趣,单单就是那层抹不去的血缘关系也注定了这定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可肖淮墨却是不顾,他依旧拿着那件事情威胁着秦琰,让他无奈地答应。

在那件事情上秦琰的确是反抗不得,所以在答应了肖淮墨他会和齐橙分手之後,又被迫答应了以後的每个周末都会到这人的住处过一夜,然後再住一天。

本来第一个周末除却秦琰的“始终无表情”外,两人的相处还算是比较融洽的。可就在昨晚,秦琰“应邀”回到肖淮墨的住处後,两人吃过了晚饭,肖淮墨那人竟趁着秦琰洗澡的时候偷偷溜进了他的房间,等到秦琰洗完澡换上睡衣一打开浴室门,就见肖淮墨穿得那般风骚露骨地倚在门栏上,以试图勾引他。

不过,很是可惜,尽管肖淮墨很是主动开放,也的确是够风情万种,可秦琰脸上的表情自始自终都是淡淡的,既没有明显的怒气,也没有一丝的欲望,好像站在那里“搔弄姿”的,根本就是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人……

注意到齐橙的脸色越来越青,秦琰也不想让肖淮墨的事情打扰到他的休息,所以他站起来又剥了一个香蕉放到齐橙的手里,温柔地说道:“小橙,你,好好休息,有空我会再过来看你的。”

齐橙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那个香蕉,闷闷地“嗯”了一声。即使已经明确表明了自己不想再和他有任何联系,可当面对秦琰那一如既往的温柔时,齐橙还是“弱弱地”败下阵来……

要想断得彻底,那除非是异想天开吧?

秦琰就那样走了出去,也不看肖淮墨,更没有和他说一句话。不过还没等秦琰走出医院,肖淮墨就追了上来。他从後面一把拽住了秦琰的手腕,秦琰微微吃痛,用力地甩开那只手,肖淮墨不死心,又继续伸手上来拽,於是秦琰很不耐地反拽住了肖淮墨的手腕,这一次肖淮墨倒是不动了,邪笑地扬着手腕让秦琰拽着。其实像他这种国际知名F1赛车手,在手腕上的力气还是挺大的。

第三十四章:你就这麽犯贱

两个大男人在医院楼下拽来拽去的,影响实在是不怎麽好。肖淮墨的车正如他这个人一样张扬而邪魅,所以秦琰一眼就瞅到了它。拽着肖淮墨进到车里,秦琰主动地坐上驾驶座的位置,这才淡着一张脸松开他。

肖淮墨知道秦琰不喜欢自己,甚至因为那件逼迫他的事,秦琰还开始憎恨起他来。别看他嘴上没说什麽,可就单凭着这一张淡漠的俊脸,肖淮墨也知道自己在秦琰心中的形象到底是如何。但是他不在乎,更不愿意松手,既然他与秦琰有剪不断的血缘关系,那就让这层关系来得再亲密些吧!

韶光正好,肖淮墨有的是大把的时间来缠秦琰。

正当秦琰从他手中拿过车钥匙时,肖淮墨突然侧过身揽住秦琰的肩膀主动奉上自己的唇。猝不及防,即使秦琰迅速地推开了肖淮墨,可两人的嘴唇还是碰在了一起。虽然这段时间,也仅仅只有半秒锺而已……

秦琰一皱眉,又死死地牵制住肖淮墨的手腕,“别靠过来!”

“秦秦,你别再拒绝我了好不好?要不我们试试,等试过之後你就会知道我的好了。”

被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人黏黏腻腻地喊着“秦秦”,後面又接了一串不堪入耳的话,一向温润如水的秦琰是真的被气着了,“肖淮墨,你就这麽犯贱,上赶着让别人操是吧?”

“……”

肖淮墨怔住了,他难以置地看着一脸怒气的秦琰,真不敢相信刚才那句话竟是出自他的口中?!他知道秦琰是出了名的好脾气,现在他能说出这种话来,那是得有多厌恶他啊。

呵……肖淮墨耸耸肩,把身子正了过来,一言不发地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可那邪魅的唇边却带着点点冷笑和讥讽。然而他那双落寞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秦琰开着车回到肖淮墨的住处,即使再不想回到这个地方,可毕竟当初协议时,秦琰已经答应了每个周末会在这里呆上一天一夜。现在才只过了一夜加半天,所以为了履行承诺,他不得不再在这呆上半天。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宽敞的车厢内寂静得要命,气氛更是冷到极点。

秦琰把车开到别墅的地下停车库就熄火下了车,可还没等他走出几步,就见那台车子又重新启动起来,漂亮流利地一个拐尾後,肖淮墨便开着那辆车潇潇洒洒地走了。

明知道肖淮墨这是在闹脾气,秦琰也不会去管他。他不在也好,省得等会儿再面对着他难受!其实秦琰也有点後悔刚刚自己那样说,可肖淮墨这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今天他不就是来看望一下生病的小橙吗,竟然还跟踪他到了医院,要不是自己懒得理他走了出来,指不定这人要在那里闹到什麽程度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