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狐狸不放羊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哦?”严睿东那笔直宽厚的身板往前一倾,正好与坐在桌子上的齐橙双眼对视,“那就是说,你也是小孩子了?”

“你,谁,谁说的!我才不是什麽小孩子!”

都已经是二十一岁的大学生了,被人说成是小孩子,任谁谁都会气愤。可严睿东突然之间离他这麽近,口中的香甜气息暖暖地喷洒在齐橙的脸颊上,再加之这个男人身上那除不去的过浓雄性荷尔蒙,一时间,严睿东的这般亲近,竟让齐橙半僵了身子,结结巴巴地,还红了脸。

“前几天还对人说我是你表哥呢,这一转眼,又成了你的大表叔,我说你小子,是在存著心气我吧?”

在齐橙面前,一向以“冷线条”著称的严睿东还是十分温柔的。这种在外人面前狂霸之人的柔情蜜意,在自己的情人面前,表现得非但不是那麽僵硬刻意,倒是一举一动,连那种温柔的眼神,都是如此地自然,随从心性。

与齐橙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严睿东就觉得自己对齐橙的情意越来越多。甚至,他有一种预感,这种只拘泥於爱人之间的绵绵情意,即使在得不到齐橙任何的回应之下,依然会义无反顾地越积越多。

严睿东单臂环著齐橙的腰,呃,应该是腰部偏下,臀部偏上的那块尴尬之地。他隔著衣服用手指细细摩挲著那处,又往前一倾,那柔柔的吻便落在了齐橙红润的唇上。

作家的话:

咳,催更有效~我来更了,┌(┘3└)┐

下章会有医生和小护士的啪啪啪。。。呃,那啥,道具肯定是不可避免滴。。。话说,会有人想看咩?┌(┘3└)┐顺便再猜猜这个小护士会是谁涅?

来看文的爱妃们请跺下脚,留个印儿,俺想撸撸还剩多少人在等这文?(捂脸夹尾遁走。。。。。

第四十四章:纯纯的弯的

坚毅的双唇缠绵地摩挲著齐橙的嘴唇,深沈至极的眼睛里不知在何时已经蕴满柔情。齐橙抖了抖嘴唇,却始终都没有挪动身体。也许,此刻的他只是贪恋著严睿东这不经意之间而流露出的淡淡温情。

本以为这个强大的男人还会再进一步,谁知严睿东竟然在舔了几下齐橙的上下唇瓣之後,就把如一堵墙的身板往後退了退。齐橙感到有些诧异,可下一刻严睿东却把手里的那小半根香蕉送到齐橙的嘴边。“你不是要吃麽,来,张嘴。”

唔──,齐橙还真的就当著严睿东的面,听话地咬了口严睿东吃剩下的香蕉。等到把严睿东手里的香蕉全部吃完,齐橙这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真是脑袋锈掉了,怎麽就能面不改色地吃掉这人剩下来的东西呢!

只要一想到刚才那半根香蕉上还沾有严睿东的口水,齐橙就羞愤地面露窘色。

不过严睿东倒是对齐橙的表现很满意,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他这才站起来抱起齐橙:“好了,该去医院输液了。”

“那,那你抱著我干嘛?赶紧放我下来!”

好歹也有一米七六的高个子,虽说是体型偏瘦了点,可将近一百二十斤的重量还是有的。这人抬著手臂,说搂就给搂了起来,这也太有损他阳光型男的身份了吧!

“不准再叫我‘大表叔’!”严睿东如抱小孩似的搂著齐橙,又上下颠了颠手臂以示威胁。

“好好好,不叫‘大表叔’,行了吧,严睿东小表叔,小叔叔!”

“嗯──”严睿东拉著长腔,眉头微拧地再次颠了颠自己粗壮的手臂。“还想使坏是吧?那好,今儿你也别走路了,我就这样抱著你去医院。”说著严睿东就欲抬步往外走。

齐橙一看两人这般诡异的姿势,要真是这样走出去,那还得了。他立刻拽著严睿东的胳膊,哇哇大叫著阻止。

“严睿东,严睿东,我以後叫你严睿东好了吧。严大哥,严哥哥,严兄台,您,您就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不懂事的一般见识了。”

由於严睿东是从正面直接从桌子上抱起齐橙,所以齐橙便以两腿大张的姿势被严睿东搂著,那翘实的小屁屁便正好压在了严睿东的胳膊上。纵然两人之间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但对於严睿东的这般亲密动作,齐橙还是小小地惊呼一声,又立即露出羞赧的表情。

“呵,这麽容易害羞?”严睿东不再逗齐橙,把他从自己怀里放了下来。

“滚蛋,你才容易害羞呢!”

齐橙害怕严睿东再把他抱起来,就赶紧一步三跳地跑到门外,回头又冲寝室里的严睿东喊道:“严哥哥,记得锁门啊!”

============

因为是在长假中,所以这以往门庭若市的医院也显得甚为冷清。长相甜的实习护士在给齐橙扎完针後,又热情洋溢地东问问西问问,总之就是一个不肯走。那一双满含桃心的眼睛,除了在扎针时才短暂地落到齐橙的手背上一会儿,其他时候一直都在含情脉脉地注视著齐橙身旁的这位刚毅男人。

小女人才二十多的年纪,但早已不像小时候那样只要看见清秀漂亮的男生就咬著手指头,跟在人家後头甜甜地叫著哥哥长哥哥短的。生理和心理已经逐渐成熟,在她们这个年龄阶段,相较之下,小女人们最中意的还是严睿东这款的。沈稳的步伐,阳刚而棱角分明的面容,强壮的身板笔直又高大,多年的部队生活又给了这个男人刚毅的洗礼,有著这种男人味的男人,才是令众多人倾慕的真男人!

严睿东是一直都知道自己有这般的魅力的,要说实话的话,对此他的确是不反感。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不反感而已,并不代表他会因而以此为荣。所以即使这个小护士都快把眼睛黏到他身上,他都没有任何反感或是欣喜之意。从容的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不在意当然也就不会有任何感情。反而是他那一直半搂著齐橙的动作,倒是越做越自然。

严睿东表现的是满不在乎,不过这可不代表其他人会熟视无睹。

齐橙见那个小护士问东问西地好大一会儿愣是还不走,心下实在是忍无可忍。刚刚给他扎针的时候,这个护士就差点出差错。齐橙从小就怕疼,尤其是这些针针孔孔的,不论何时见到,他都能有一阵哆嗦。可眼下严睿东正瞅著他呢,他可不想就这样被严睿东看扁了。所以即使当他看到那细细的针头时心里有多麽的害怕,也还是强忍著不让自己哆嗦一下。甚至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敢,当那针头扎进自己的血管时,齐橙还目不转睛地直盯著那处看。

然而,他因极度紧张而忘记了自己的另一只手正被严睿东的宽厚大掌牢牢包裹著。

这护士,扎针可真够吓人的。幸亏到最後她还是一针就扎上了,要不然齐橙非默默吞泪不可。呜呜,他可不想自己的手上再多出几个针眼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