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狐狸不放羊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啊啊啊啊!啊唔──哥啊──哥,哥──睿──睿东啊──”

“嗯,橙橙,哥在这呢,哥在这,哥在操你,在狠狠地干你,你感觉到了吗?”舌头舔上齐橙的脊背,沿著那道道优的曲线,大口大口地吮吸舔吻,不一会儿,便在那里留下了布满脊背的濡湿唇印。

“哥,我要你,我想要你啊──睿──睿东,我想你,我想你唔……嗯……我每天都在想你……呜呜呜呜,你这个大混蛋,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

“小笨蛋,哥怎麽会舍得?哥还要疼我的小橙子一辈子呢!”严睿东啪啪啪啪地按住齐橙对著菊穴猛力抽插了数十下,听齐橙在他身下哭得厉害,心也软了,就把他翻过来正对著自己,“来,躺在这里。”

严睿东拔出肉棒,拖出一道长长的白浊粘液。他让齐橙翻过身正面躺在自己身下,而他自己却是跪在齐橙大大分开的双腿间。

到了床上齐橙就更加听话了,严睿东让他怎样他就怎样,一点都不敢也不会去反抗。他头枕在白色柔软的床枕上,微微睁开眼就能看清楚近在咫尺的爱人。

上身的淡青色衬衣大大敞开,没扣一颗纽扣,结实明显的八块古铜色腹肌完全暴露。衬衣袖子也不知在何时往上卷起,只见那露出来的两条小臂肌肉绷紧,健壮有力。

这人的军裤也只是被解了皮带,拉开了拉链,松松垮垮地挂在屁股上。齐橙知道严睿东性子急,顾不上这些小细节,可这样半脱不脱的穿著肯定难受,他伸手抽了那根皮带扔到地上,又帮严睿东把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扒到大腿下面。

男人大腿上的肌肉更为结实健壮,腿毛也很重,但又不似西方人那般密密麻麻、黑丛丛一大片的吓人。齐橙看著不仅眼馋,竟还把手覆了上去,手掌在大腿的结实肌肉那块摸摸捏捏,又划拉几下,严睿东被摸得舒爽,紧跟著猛吸一口气,那根尚未射精的肉棒跳了跳,竟生生地又大了一点。

呵呵,他的中校大人还真是要型有型,要料有料!

严睿东不止个头高大,他胯间的老二更是硕大威武。他的阳具在沈睡时就有十六公分左右,现在精神抖擞、气势昂扬的,则足足有十八公分那麽长,非但长得骇人,还粗得吓人。

1号器大活好既是0号的性福,也是0号的痛苦。因为那本书上是这样说的,而齐橙的确也是这麽觉得的。

要想得到快乐,就必须先学会承受痛苦。齐橙自然是懂得这个道理,也明白作为0号的他究竟该怎麽做。

他乖顺地躺在严睿东的身下,两人彼此交换著充满爱意与情欲的眼神。

“抱抱,睿东哥,我要你爱我,我要你占有我。”

他不但热情无比地双臂搂住严睿东的脖子向他索吻,还十分主动地将两条笔直的长腿盘在严睿东的腰间,高高抬起屁股好让自己的菊穴对准严睿东的那根大肉棒。齐橙这样大大分开双腿,露出自己的下身,裙子本来就短的很,只能勉强盖住屁股,现在他又把腿曲起盘上严睿东的腰,裙边更是被向上推高,直到胸腹下方。

噗唧──

齐橙高高扬起脖子,严睿东顺势堵住他的嘴巴,男根一插到底,肠道紧紧包裹著它万般不肯轻易松开,偏偏此时他身下这小子还故意有节奏地收缩著後穴。

噗唧──噗唧──噗唧──

严睿东抱著他的大腿狠命抽插,每一下都一插到底,用尽蛮力,毫不留情。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齐橙辗转在严睿东的身下,被人架著双腿插得啊啊大叫,也只觉浑身舒畅,身心舒爽。他要的就是这样,他就是想让严睿东被他勾得把自己狠狠地干死操死在这张床上。

“浪得你,让你再发骚!”

严睿东自然是被他勾得魂都没了,狠狠咬著他的唇,又把头颅向下移动去撕咬著他的乳头,在他的腹部也狠狠啃咬。把健壮的身躯全压在齐橙的身上,一边抽插一边喘著粗气,“几个月没见,怎麽就变得这麽浪!看哥今天不干死你,让你骚成这样!”

“哦!啊啊,啊啊啊!嗯!啊!嗯──嗯──啊,啊啊──老公,老公,我要坏了,小穴要被干烂了啊──”

齐橙被干得大叫连连,甚至连“老公”这种他不屑於用的词都喊出了口。

作家的话:

记得投票哦~

第八十三章:好气又好笑

然而,即使菊穴被粗壮的阳具干得直冒细细白沫,肉根也於前几分锺随著身体那一阵痉挛而射出今晚的第一次精液,就连多出来的那个无人顾遐的小穴也逐渐发痒流水,齐橙也仍不忘继续去挑逗著严睿东的每一条神经。

他把两手伸到严睿东的衬衫下,手指切切实实地触摸到男人那布满汗珠的滚烫肌肤,被修剪整齐的圆润指尖沿著他健壮的脊背曲线缓缓向下滑动,直至最终摸到严睿东的翘实臀部。

“嗯──”被触摸的男人一声吼叫,随即便是狂风骤雨般猛速几下,最後一记深深插入,再次吼叫出声,全身肌肉绷紧,肉棒抖动泄在了那紧箍住老二的小穴里。

原来严睿东的敏感点是在屁股上啊……被浓浓精液热情浇灌著,齐橙後穴一缩一缩地想把它们全吃到肚子里时,还在晕乎乎地乱想。

“好多哦!哥,你这次快了点吧?唔,精液好热,啊哈……把我的小穴都填满了。”

看这小子被热乎乎的精液烫得发抖还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严睿东只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强健的双臂撑在齐橙两侧,而齐橙的两条长腿仍被他架在肩头,射精的过程持续了好大一会儿,直到齐橙的後穴吃不消,再也吞不下那麽多精液严睿东还是没射完。

“再叫声‘老公’我听听?”

  • 背景:                 
  • 字号:   默认